首頁 » » 黃全愈:國家的強大不在大學,而在基礎教育

黃全愈:國家的強大不在大學,而在基礎教育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一棟大廈能建多高,取決於它的基礎有多牢固,而不是它的屋頂有多尖。

黃全愈:國家的強大不在大學,而在基礎教育

作者:黃全愈,旅美教育學家,邁阿密大學教授

再來個20年,素質教育仍然是基礎

新加坡《聯合早報》1998年10月4日引用史丹福大學Provost(大學二把手)Dr·Michele Marincovich的話:「亞洲一些國家如中國至今仍缺乏自由與開放式的追問風氣 (free and open inquiry)。我們相信,必須等到亞洲地區普遍存在着學術自由風氣,以及能夠進行自由與開放式的追問後,才能有一流學府出現。」因此,她認為亞洲大學(特別提及中國)需要20年才能趕上世界知名大學。

十多年後,在2010年南京舉行的「中外大學校長論壇」上,史丹福大學校長漢尼斯博士說:「中國要建成世界一流大學最快需要20年。」

史丹福大學的校領導們是否患數字「失憶症」?1998年就說需要20年,十多年過去了,還說再需要「20年」。更恐怖的是,他還說:慢則50年……又是一本算了幾個「20年」都算不清的糊塗賬!

文革結束後,中美兩國派教育考察團互訪,雙方都曾做出同樣的預言:「再經過20年的教育,中國的科技將遠遠把美國甩在後面!」預言的對錯,暫且不論。十分有趣的是:這裏說的也是20年!

中國人說的「三歲看老」,「百年樹人」,顯然是誇張的文學描述。作為科學論述,為什麼斯坦福前後兩位校領導都以「20年」說事?若然不是信口開河,這「20年」的依據從何而來?

這裏有兩種算法:第一種,學前3-4年,再加上小學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大學4年,共約20年。

另一種算法:據說,德國憲法明文規定,不允許教授6歲前的孩子任何學科知識。雖然美國憲法沒有這個規定,但美國文化也不屑於讓6歲前的孩子學習任何學科知識。這兩個收割了人類大多數諾貝爾科學獎的國家,把義務教育定為12-13年。以美國為例,小學6年(或5年)、初中2年(或3年)、高中4年。加上大學4年,一共是16年,再加上研究生教育,大致20年。

我傾向第一種算法,因為即使不教授任何學科知識的學前教育,也是一種孩子社會化的情商教育。

北大校長許智宏院士曾表示:「建成幾所世界知名大學是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重要保證。」為了這個「20年」,我曾給《南方周末》寫了一篇文章《一流學生從哪裏來》,主旨是與許校長商榷:建成幾所世界知名大學是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重要保證嗎?我們先假設這個立論是成立的,然後按照這個假設往下推:要辦世界一流大學,中國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或者說,世界一流大學必須具備什麼條件?而中國最難實現的條件又是什麼?如果世界一流大學至少必須具備四個一流:一流設施、一流管理、一流師資、一流學生;那麼,中國最大的困難是「培養出一流學生」。因為中國可以通過舉國體制在財力上向北大清華傾斜若干年,並進行世界範圍的「重獎之下出勇夫」的人才招攬,完全可能在十年內,甚至更短時間,實現前三個「一流」。至於「一流學生」,則必須在全國範圍內,從K-12(學前教育到基礎教育)就開始扎紮實實地推行素質教育,否則北大清華不可能獲得一流生源。沒有一流生源,北大清華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根本不可能在4年內培養出一流大學生,進而在短期內培育出一流研究生。高校的三個職能是教學、科研、服務社會。培養不出世界一流的學生,怎麼能算是世界一流大學呢?

一棟大廈能建多高,取決於它的基礎有多牢固,而不是它的屋頂有多尖。沒有20年時間去奠定基礎,去培養具有「自由與開放式追問風氣(斯坦福校領導語)」之學生,教授們只能在「高處不勝寒」的空中樓閣里坐而論道。試想,從小不培養孩子的獨立性、創造性、批判思維、質疑精神、探索意識、實踐能力,我們能奢望他們上大學後肩負起中國崛起的重任嗎?反之,那些在美國K-12中嗷嗷待哺並被培養了「自由與開放式追問風氣」之「童子功」的生猛學生上了大學,教授們不想被追得「四處逃竄、狼狽不堪」都難……

基礎教育是一個國家的基礎,這個基礎是「搬」不來的 ,必須自己經年累月地去夯實、去奠定。

中、美兩國基礎教育的最本質區別,說到底,就是兩個字的差別:「考」生vs.「學」生。知識有兩類:人類已知,人類未知。「考生——exam-taker」是在重複證實已知世界中徘徊不前;「學生——learning explorer(我杜撰的英語概念)」是去不斷地探索未知世界。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有333個諾貝爾科學獎得主,而占人類約四分之一比例的中華民族直至2015年底才有一人獲諾貝爾科學獎的原因。

對於沒有留學經驗的學生,建議是可以選擇澳洲大學基礎班進行學習,在這樣的班級中可以熟悉整個澳洲大學收生要求以及相關的澳洲升學要求。

「錢老之問」:為什麼大學裏出不了大師?這就是回答!

有人可能會問:既然舉國體制可以在短期內實現「前三個一流」,如果我們也用舉國體制在100間高中里專門為北大清華培養生源,北大清華能否培養出世界一流的大學生?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這種「速成武功」有點「邪派」——高中生的成長模式已基本定型,此時才開始實施素質教育,已鞭長莫及,難以大器晚成。那麼,不選高中,而選K-12的100所完小和完中呢?讓我們來分析我的「三腳架理論」。先請看下圖:

許多人認為,教育是三位一體的,即教育包括了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所謂「三位一體」是指這「三位」因互相影響,互相滲透,相輔相成而為「一體」。

但我認為,教育是四位一體的,包括了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自我教育。請看下圖:

這個「四位一體」是個立體結構:首先是「三點成一面」;然後,再在這個面上凸現一個「點」:類似照相機的「三腳架」。因此,這個「四位一體」的理論,我叫作「三腳架理論」。這「三個腳」是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再由這三個腳支撐起一個「中心」——自我教育。

自我教育是素質教育的起點,也是素質教育的歸宿。因此,素質教育的四位一體應該一體到「自我教育」上,即三個支撐點的教育應圍繞自我教育來設計、來開展。既然素質教育的起點是人,歸宿也是人,這個「人」就是素質教育的終極受體。教育(無論是學校教育,還是家庭教育,或是社會教育) 起不起作用?起什麼作用?有什麼效果?都反應在教育的終極受體上。

既然是「四位一體」,許多時候「四位」難以截然分開,於是,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係。也可以說,支撐教育受體的三個「點」是相互滲透、相互作用的;如果只在為北大清華提供生源的100所完小和完中里實施素質教育,但學生們接受的「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是與素質教育完全背道而馳,尖銳對立衝突的應試教育,這種「閉門造車」的結果不言而喻。

前幾年,Miami大學女足教練曾叫我在中國幫招收一兩個女足運動員(為此,我還專門給孫雯打過電話),他們以為,中國女足仍所向披靡。其實,美國女足的人口達500萬,而中國還不到1000人。中國實行舉國體制,把少數人集中起來踢球;美國走「從娃娃抓起」的「群眾路線」,到處都是女孩兒踢球。「脫離群眾」的中國女足已陷危局。同理,素質教育是基礎教育的基礎,給北大清華輸送一流生源,中國必須從基礎着手,花二三十年,徹底改變一代人以考為本的學習方法和思維方式,從小培養孩子的獨立性、創造性、批判思維、質疑精神、探索意識、實踐能力……從根本上改變人才的素質。這就是所謂的「最快20年」。換句話說,真的動了基礎教育,就是「20年」,否則50年,甚至更長,更久……

素質教育是從根本上去發掘人的素質,育化人的素質,升華人的素質……當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大國」變成世界上最大的「人才大國」之時,就是中華民族騰飛之日!

素質教育——基礎教育的基礎,才是撐起中華民族崛起的脊樑!

本文摘自《素質教育在美國》系列叢書的《代總序》,略有增刪。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7958924_100928

Tag:
本文鏈接:http://www.tattoo-kingdom.com/104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