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尺加電棍 「問題學生」國學基地遭遇暴力「改造」

作者:Constance    發表日期:2018-05-26 23:22:20

4月2日,高三女生余月(化名)在網上發起求助稱,父母將她送到「善和傳統文化」基地「改造」,自己在基地被打、洗腦、騷擾等。

隨後,多名學生表示,在位於陝西合陽縣北順村的該基地,遭遇戒尺打手心、電棍擊打等情況。此外,上完課還要寫感受,「寫不完、寫不好,要麼不讓睡覺,要麼不許吃飯」。

基地創始人王健誠承認用電棍打學生,但他表示這些孩子問題嚴重,「不教育教育,沒人敢管」。

當地教育部門告訴重案組37號,因沒有相關資質,上述基地已被取締。但有學生家長稱,若基地重開,還會把孩子送過去——在他們看來,孩子問題很多,學校和家長都沒有辦法。

專家提到,教師、教育機構不允許對學生進行體罰,上述行為已屬於暴力。此外,家長的無奈可以理解,但很多問題孩子是家長過度溺愛或教育失當導致的,「如果交給第三方來矯正,這並不是真正意義的教育。」

全文3728字,閱讀約需7分鐘

▲陝西一國學教育基地被控毆打電擊學生 獨家對話雙方當事人(經本人同意不打碼)。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因沒有相關辦學資質,「善和傳統文化」基地已被取締。

「問題學生」被送到教育基地

余月至今記得,王健誠老師拿着棍棒,將她從教室前頭打到後頭,之後又逼着她跪在教室前面,拿錢抽她的臉。

王健誠是「善和傳統文化」基地的創始人。該基地簡介稱,「針對價值觀發生扭曲」的孩子進行傳統文化教育。

「來的孩子都是不聽父母話、不好好學習的,叫他們接受傳統教育。」北順村村委會范先生提到。

余月進入基地,是在2017年10月中下旬。她回憶,那段時間因為補習學校(西安某教育機構)的一些事情,跟家裏意見不合,離家出走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爸以看心理醫生的名義,把我騙到那個地方,我很憤怒、很失望,對他的信任一下子垮塌了」。

同年就讀該基地的隋姓同學也曾在上述機構進行培訓。他說,訓練營里有個項目是「報弟子」,父母花十萬元給他報了。一名老師來家訪時提到,實在不行就去(善和傳統文化)基地。

參加完7天6夜的訓練營後,他沒能回家,當晚就被送到基地,「很多學生都是外來的,從這個教育機構進來的。」

王健誠則否認和上述教育機構有合作。「那個機構把父母的錢收了,完了之後孩子管不了,越教育越壞,就送到我這兒。當時送過來好幾個孩子,特別費事,一來就跟我動手,還有的當場打父母。」

多名學生提到,課程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看視頻。主要是一些演講、報告,內容基本上是講自己以前有多壞,經過傳統文化洗禮、滋養,現在變得有多好。

余月記得,還有一些比較反智的,比如以前身體有病、身體不好,學了傳統文化後不藥而愈等等。她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一群學生跪在地上,前面的學生跪着親吻老師的腳面,然後喊十聲佛號,「特別震撼」。

每次看完視頻或是做完什麼事,一定要寫感受。寫不完、寫不好,要麼不讓睡覺,要麼不許吃飯,最多時一天寫了六七頁。

▲學生看完視頻或是做完事情後,寫的感受。

「我們一開始都不知道怎麼寫感受,後來就摸出一個規律。」余月介紹,先寫看了視頻有什麼感受,然後寫視頻里多好多好,或者這些人多壞多壞,然後結合到自身,寫自己以前多不是人、多壞,現在學了傳統文化知道了什麼。

王健誠表示,首先得讓學生明白這些道理,讓他們知道學習的重要性,接下來就得做到。他提到,自己移動硬盤裏有很多視頻,內容孩子們可以自行翻閱,「我有時候不在基地,但沒讓他們看過視頻」。

「打得她在教室轉了兩圈」

余月回憶,自己逃跑回來後,王健誠老師藉口「家中老人知道此事被氣進急救室」,拿警棍抽得她腿、胳膊全是青紫色。

「在教室當着所有學生的面,當時算我在內共16個人,沒有人敢攔。」她說,自己被打得滿教室跑,之後老師拿着父親給的3萬元現金,分成一沓一沓抽她的臉,導致其嘴被劃破。

因為腿受傷下不了樓,余月稱,老師也不讓任何同學扶,她下樓後直接暈倒。此外,當時她腳腕腫得特別大,但沒過一周,老師非讓早操跑步。此後她去醫院檢查,說是軟組織挫傷,至今一個腳腕比另一個粗。

▲余月稱,被打後至今一個腳腕比另一個粗。

王健誠表示,打孩子用的是橡膠棒,打得她在教室轉了兩圈。「她的問題到了特嚴重的情況,還威脅父母。」他說,之前余月父親求着自己把她收下,當時他並沒有打孩子。

此後一周的晚上8點,他把學生集合起來,「我說你們不是想逃跑嗎?今晚給你們一次機會,然後就逃出去5個男孩子。」他告訴重案組37號,余月是次日凌晨3點跑的,他和孩子父親都沒找到人。

第二天下午,余月因身上沒錢,就找姐姐要。還給男友留了電話,說是「你如果明天見不到我,就給我姥姥姥爺打電話,你威脅他們,我就能出來。」

王健誠說,第三天,余月被父親送回基地。「她父親返回時給我打電話,說是孩子之前打電話威脅老人,我才打的她」。

隋姓同學是那次逃出去的5個男孩子之一,此前他還獨自逃跑過一次,但均以失敗告終。

之後,他又被送到上述西安教育機構。「當時王老師從合陽趕來西安,眼神特別凶煞地瞅着我。我站起來叫了句老師,他直接來了個嘴巴子,我徹底慌了。」

他回憶,老師又把電擊棍拿出來,往自己身上電了好多下,「茲拉茲啦的響,當時我已經沒有知覺,麻木了,肉從皮膚里蹦出來的那種感覺。」

王健誠解釋,用電警棍是因為學生逃跑,他去了之後,學生對着電腦玩遊戲。警棍有二三十厘米長,是從網上買的。 「打人吧真沒多大事,但能聽到噼里啪啦的聲音,那畢竟是個孩子,要是失手出了事,我能不知道要負責麼?!他根本不把父母看在眼裏,你不教育教育他,沒人敢管。」

騷擾還是關懷?

王健誠的兒子也說,父親有時候拿戒尺打,有時候就是罰體能鍛煉。他「見多了」爸爸打學生,犯錯誤就打,他拿起講台上長約50厘米的戒尺示範,「拿戒尺打手心,輕的幾十下,重的幾百下。」

▲用來打學生的戒尺長約50厘米。

學生提到,家長也在基地挨打。元旦時家長去了,王健誠就拿戒尺說要打家長,然後孩子不樂意,說不能打,就去攔。「他就把孩子罵一頓,然後逼問打父母幾下,孩子說越少越好,然後他就說,你還讓我打父母?就打了孩子10板子,特別重。」

王老師解釋,元旦打父母是在做一場遊戲,是把保護父母的心喚醒。「如果有人當面打我父母,我死活都不同意,用戒尺打父母只是一個樣子,看看孩子的反應。」

他說,孩子們大多沒什麼反應。只有一個,剛把戒尺伸起來,那孩子撲通就蹦起來,說「住手,你不能打我媽媽」。

此外,余月提到,自己在基地被騷擾。

她說,自己心臟不是很好,去的第二天心率飆到140,就去了醫務室。「王老師告訴醫務室的醫生不讓我再吃藥,然後說要是心率過速他抱一下我。」她說,自己當時認為可能是老師的關懷,沒想太多。

此後,有一次去老師辦公室。「因為心率過速,他把腦袋埋到我脖子處並觸碰,我當時甚至還在為他開脫,想着是不是在測我的心跳,但緊接着他咬了一下我的耳朵。」她說,自己當時不敢反抗,就叫了句「疼」,之後隨便就應付兩聲,就趕緊走了。

王健誠解釋,自己在基地抱過很多人,因為家人也擁抱,但他否認騷擾。

有家長稱:基地若重開,還把孩子送來

渭南市合陽縣教育局宣傳部王主任表示,因沒有相關辦學資質,屬於不正規辦學,「善和傳統文化」基地已被取締。

4月14日,重案組37號到基地進行探訪,經向教育局和村委會核實,該基地原是居委會用地,2016年租給王健誠。基地共兩層,一樓是村委會、醫務室、廚房和5間宿舍。二樓是教室,後來他在一層建了個彩鋼房,起名「明心堂」。目前教室和宿舍樓均已貼上封條,「明心堂」書架上擺放着平時看的國學光盤。

▲「善和傳統文化」基地教室和宿舍樓均已貼上封條。

「現在省市縣對民辦培訓機構和非法辦學展開一次大的行動,不合規要麼整改要麼取締。」王主任稱,如果合乎標準和要求,手續辦全可以再提出辦學申請,但要接受各方面的審批和監督管理。

王健誠表示,自己做的是好事,剛好彌補教育上的缺失,不違背道德,也不違背良心,會盡全力再把基地辦起來。

余月的父親談到,自己也很無奈。「我沒有選擇,女兒用刀扎傷了自己母親,如果不去基地,立案的話就要去坐牢。」他知道孩子在基地受罰,但認為犯了錯受罰是應該的,並表示如果基地再開,還會把孩子送過去,因為要讓孩子在社會中懂得「畏懼」。

另一名14歲孩子袁某的爸爸也表示,「如果基地再開的話,孩子必須來。」

孩子是去年10月1日送來的。此前,他在家裏不做任何事,在學校頂撞老師,玩遊戲、不做作業,家長和學校都搞不定。「我來過基地4次,一次次看着孩子轉變,心裏非常開心,這是在校學不到的」。對於用戒尺打孩子一事,他說,孩子犯錯可以接受。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與心理諮詢服務中心主任宗春山表示,《未成年人保護法》和《九年義務教育法》明確規定,教師、教育機構不允許對學生進行體罰。「基地使用器械,能給未成年人帶來嚴重後果,明知可能會出現不良後果還使用這種方式,這已經不是體罰,而是一種暴力手段了!」

宗春山分析,問題學生的呈現形式比較多樣,但真正讓家長下決心,把他們送到所謂的矯正機構,更多的還是因為學習上出了問題,或者在很大程度上出現社會功能障礙。

「這跟孩子的青春期有關,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想自立,本身有自己的想法和行為,但很多中國家長不能接受,認為逆反是不道德的。實際上逆反是每個人一生中必須完成和實現的一個內容。」他說,此外青春期多巴胺分泌旺盛,需要外界的刺激挑戰才能滿足內分泌需要,但這樣一做很多人覺得是問題學生。

宗春山表示,家長的無奈可以理解,但同時很多家長教育素養很低下,相當多的問題孩子,是家長過度溺愛,或是教育失當導致的。「我們常說系鈴解鈴,這是你造成的,如果交給第三方來矯正,這並不是真正意義的一種教育。」

新京報記者 賈潔卿 曾金秋

編輯 李驍晉 校對 陸愛英

本文為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30785732_410494

本文固定地址: http://www.tattoo-kingdom.com/122538.html
轉載請註明:Constance 2018-05-26 23:22:20 于 Liberty-熱點資訊 发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