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慢性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的现状怎样?

慢性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的现状怎样?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在我国还有形形色色众多治疗肝炎的药物,虚假的广告总算被禁止了,而以不实宣传、未经验证、未经批准错用的药物还很有市场。许多患者都有过上当受骗的经历,但问题远不止此,有不少人还有认识误区而不自觉,这要有一个相当长的觉醒过程。

慢性乙型肝炎发病后如果不及时规范治疗,极大多数患者病情将会发展,当前极大多数的肝硬化和肝癌是被耽误而发生的,真是后悔莫及呵!


护肝降酶就能治好乙肝吗?

当前我国大多数慢性乙型肝炎患者主要应用护肝降酶药物和中医药,这类药物能降酶退黄、缓解炎症,对暂时控制肝炎的症状很有效。但只能暂时缓解症状,清除病毒才可能治好慢性乙型肝炎。这类药物既无抗病毒作用,对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终归只是辅助药物。

感染性疾病需要抗病原特异性治疗,这本来是一条教课书中的“黄金”原则,但在慢性乙型肝炎的治疗中似乎被许多医生淡忘了。

我国有慢性乙型肝炎2千余万人,但迄今接受抗病毒治疗的估计只有二、三成。慢性乙型肝炎可发展为肝硬化、肝衰竭和肝癌,而且发生率较高,长期后果较严重。病变常在“无症状”中进展,很多患者耽误了治疗。

核苷类药治疗有些什么问题?

核苷类药抑制病毒复制的作用很强,能很快缓解肝脏炎症,多数患者在数月内肝功能试验就能正常。

这类药物停药后极大多数患者将复发,停药复发在少数患者可能是灾难性的,尤其是肝硬化或病变较重的患者,停药后有病情急性加剧的更大风险,一般需要长期维持治疗。

这类药的另一问题是长期用一种药物治疗会发生耐药变异,尤其是贺普丁,每年有20%的耐药发生率。发生耐药后病毒水平和病情重度就会反弹,也可能发生灾难性的后果。过去只有贺普丁一种核苷类药,又需要长期治疗,已经有数以万计的患者发生了贺普丁耐药,现在虽有3~4种核苷类药,但对贺普丁耐药的患者,对阿德福韦以外的药物都会交叉耐药、至少会降低病毒对新药的敏感性,给治疗带来很多困难。

现在担心的事情是患者不规范用药。因为这类药物很少不良反应,服用很方便、很安全,许多患者像用止痛片或胃病药一样,随意用用停停,血清转氨酶升高了就用,正常了就停。医药市场管理不严格,患者不需要处方就能在药店买到这类药,这样没有医生指导的不规范用药,常发生耐药或停药后病情加重,曾经发生过、还在不断发生灾难性的事件。

干扰素治疗有些什么问题?

干扰素治疗慢性乙型肝炎对“大三阳”的转阴率较高,转换为“小三阳”停药后能持续抑制病毒复制,使炎症持续缓解,复发较少,抗病毒效果相当稳定,治疗有效的一部分患者数年内可能达到“小三阳”清除而痊愈。干扰素治疗的远期目标是防止向肝硬化和肝癌发展,这一效果已为一些长期随访报告所肯定。

然而,用干扰素有一些不良反应,治疗过程中的可变因素也不少,处理这样的患者当然要费事得多,主治的医生需要有些经验。干扰素只能治好约半数患者,有人花钱不多连“小三阳”也没有了;有人花十万、八万也无效,几家欢乐几家愁!

維肝康|乙肝新藥|乙型肝炎治療|迅速改善肝臟血循環及新陳代謝,清除肝臟毒素、積血、沉積物,分解清除患病肝細胞、加強健康肝細胞新生幫助肝機能及抵抗力。

用干扰素治疗很需要患者懂一点基础知识。如干扰素疗程中可能转氨酶升得更高,只要适当处理可能效果会更好,但有人以为治疗无效而停药了。不少人在干扰素疗程中常规加用降酶药,抑制了炎症反应使干扰素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很多人顾虑脱发,其实并不影响美容,有些患者却为此顾虑干扰素治疗。

当前慢性乙型肝炎的治疗形势是抗病毒药物应用过少,其中应用干扰素治疗的更少,能用和敢用干扰素的主要是一些城市的大医院,能积极用干扰素、为患者争取较好治疗效果的只有一部分专科医生。

需要改进哪些方面?

慢性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过少,重要的原因是患者(还有不少医生,尤其是非专科医生)对抗病毒治疗的认识不足。许多患者是在不合理治疗多年、花钱无数而病情加重后才要求抗病毒治疗的。

初治的患者用口服的核苷类药当然很方便,但必须预先告诉患者需要长期用药,随意停药会有风险,只有清楚这些情况、愿意接受的患者才能长期依从治疗。对年青患者应该首先用干扰素,能用干扰素治疗成功的肯定要比核苷类药好,用干扰素失败了还可以改用核苷类药,先用核苷类药再要改用干扰素却不容易。

当前未经规范验证的肝病药物过多,使大量资源分流。变相的肝病广告仍然不少,把肝炎患者有限的钱浪费了。

有识之士应努力改变当前抗病毒药物应用严重不足的形势,从而改变当前肝硬化和肝癌多发的不良现状。

 

  • 推荐致敬先生贴在评论栏的一篇短文

12月9日早上,接到我的表弟电话说乙肝住院,黄疸206,有腹水。大惊,从没听说过他有肝炎啊,并且他才30岁,这么年轻怎么会这样重呢。连忙坐车去看个究竟。见到好吓人,脸色蜡黄,神情疲乏,说话低沉。通过了解,原来他早就乙肝携带。这次入院已经15天了,入院时转氨酶1500,黄疸50多,半个月下来,12月8日,转氨酶500,黄疸变成了206,一个星期后再查,转氨酶100多,黄疸还加深到290多(博主注:这在医学中叫做“胆酶分离”,是很凶险的表现)。在某县人民医院感染科治疗,每天8瓶水,越治越重………我感觉该院的治疗方案不大好、有错误………

我表弟的教训有四,说出来让众多病友记取:

一、盲目用药。一年前经咨询医生,医生推荐可用干扰素或拉米夫定治疗,他嫌打干扰素麻烦,自己在药店买拉米夫定自行使用。

二、不断饮酒。用药期间仍经常饮酒,由于患病隐私,所以在酒宴上同事、好友等也在“逼”他喝酒——骆老在一篇博客里有这样的回答:“你问我抗病毒治疗要注意什么问题,大概最重要的是禁酒”。

三、用药期间未按时检查、观察。用了1年拉米夫定,极少检查,1个多月前经常呕吐、不想吃饭,转氨酶100多,可能此时已耐药了,也未重视,未能及时地给予处理。

四、变异后盲目停药。在这点上我真有点想不透,是县人民医院感染科医生叫停的药。当时(20多天前),一查出转氨酶1500多,那医生说病毒变异了赶紧把拉米夫定停掉。我是实在不明白,处理拉米夫定变异现在已经不是5、6年前了,作为肝炎科医生竟然不懂:拉米夫定变异了就应该再加阿德福韦联用。没有给表弟这样做,我想这就是他黄疸直线上升,病情不断加重的重要原因。

盲目用药、不断饮酒、用药期间未定期检查、变异后盲目停药,这几点教训实在深刻,大家一定要记取啊!用骆老的话说是:“多懂点知识是多么的重要!”

  • 博主按语

我从未与致敬先生见过面,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记得他曾经贴过一次提问,记不很清楚,好像是长期患慢性乙型肝炎,用过多种抗病毒药物的病友。印象很深的是他对我的《博客》非常关心,许多网友的提问在我还没有回答前他已经看过,并有几次代替我做了回答,而且很准确,有时我甚至感到他写的比我要回答的更贴切,我想:大概我标榜“感同身受”,远不如他自己身受的。当我看到他这篇短文时深受感动,他写的是他表弟的教训,实际是他长期与疾病斗争中的感悟,现在写出来与病友们分享,带着他的情意,肯定比我写的会对病友有较深的印象。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4152753&ver=1058&signature=IoihURr2Pa0yzWiyiouHGv8wiBeHCvD1WvBF9GKew3bS8CB6uzewuN834liji6ccSA3mhmMmE9xFBMDzFc2cS4CJw3Kog2C2CLZDKMeA9i4xfRZWwg6gAMKDjQm8ZL*V&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tattoo-kingdom.com/171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