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垃圾進口禁令與發達國家綠色產業升級

作者:Colorfully    發表日期:2018-05-21 06:09:28

北極星環保網訊:中國對「洋垃圾」的進口禁令已於2017年12月31日生效,4類24種固體廢物已全麵禁止進口。中國在環境治理方麵的這種堅定舉措讓部分歐美回收企業措手不及,但也給歐美部分國家以出口為導向的垃圾治理模式畫上了句號,為當地的資源回收產業帶來了新的機遇。

中國垃圾進口禁令與發達國家綠色產業升級

由於成本因素,發達國家並不急於減少或者消滅垃圾,而是想着如何以最低的價格把自己的麻煩轉嫁到別人頭上。圖為當地時間2017年10月30日,位於美國西北部的俄勒岡州希爾斯伯勒市一處垃圾回收站。視覺中國 資料

所謂「洋垃圾進口禁令」,當係對一係列中國官方文件的統稱。2017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製度改革實施方案》。根據該實施方案,2017年年底前,將禁止進口來自生活源的廢塑料、未經分揀的廢紙以及廢紡織原料、釩渣等環境危害大、群眾反映強烈的固體廢物。同月,環境保護部正式將這一決定通知世界貿易組織。8月,環境保護部發佈新版《進口廢物管理目錄》,明確了實施方案中禁止進口的固體廢棄物名錄,並公告該自2017年12月31日起執行。

長期以來,中國是全球最主要的垃圾進口國家。據英國路透社估計,2016年中國接收了全球56%的垃圾。來自國際回收利用工業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Recycling)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進口廢塑料730萬公噸,廢紙2700萬噸。

不可否認,過去,垃圾進口和回收作為一門產業彌補了中國的資源短缺,為中國經濟的發展提供了價格低廉的原材料,增加了部分地區貧困居民的收入。但是,隨着「洋垃圾」以各種非法途徑湧入中國,中國的人居環境受到了巨大的挑戰,給環境帶來了很大的負擔。

此外,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已步入新階段,環境問題成了政府、社會和老百姓都關注的熱點。從「藍天保衛戰」到實施被稱為「史上最嚴」的新《環境保護法》(2015年1月1日起施行),從「水十條」(《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2015年4月由國務院印發)到「土十條」(《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2016年5月由國務院印發),再到十九大提出的「美麗中國」目標和剛剛生效的「洋垃圾」禁令,「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已深入人心,保護環境的措施紛紛落到實處。

德國人非常注重環保,成熟的垃圾分類係統更是享譽全球。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數據,2013年德國的城市垃圾回收率高達65%,在該組織成員國中排名第一。德國人消費的商品中大多數都帶有「綠點」標誌,這個標誌意味着塑料垃圾將會進入黃色垃圾桶和回收站,被分類並在最好的情況下被回收再利用。然而,被回收的垃圾往往並不是最應該被回收的,而是最容易被回收的。由於很多產品和包裝難以完全脫離,生鮮、食品、廚餘、保鮮膜、打包盒、塑料包裝常常混在一起,增大了回收難度,降低了回收的收益。事實上,目前德國隻有36%的塑料垃圾被回收利用,剩下的垃圾中,不會對環境造成危害的往往會在國內被焚燒或者填埋,最後餘下的那些最難處理的怎麽辦呢?答案很簡單——出口到中國。

不僅是德國,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西方發達國家,都將垃圾出口到中國,而現在這些國家必須麵對垃圾不斷堆積的風險。1月12日,《紐約時報》的一則報道寫道:「中國『洋垃圾』禁令讓西方國家無所適從。」作為垃圾出口大戶,英國受到的影響首當其衝。據英國回收協會(UK Recycling Association)的數據,過去英國25%的廢塑料和55%的廢紙都出口到了中國。該協會表示,現在英國沒有能力處理這部分垃圾。英國回收塑料企業Recoup坦言,塑膠垃圾將在英國國內開始堆積。

最近,一篇標題為「中國叫停垃圾進口給德國帶來巨大問題」的報道引起了很多人關注,不少自媒體在轉載時配以大量垃圾的圖片,讓人主觀上認為,德國因中國的垃圾進口禁令而陷入了混亂。該報道實際上是環球網對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相關報道的摘編,後者的消息又源自美國《赫芬頓郵報》(HuffPost)的德國版,真正的原標題是「中國叫停垃圾進口給德國帶來一個問題」(China verbietet Müll-Import und das stellt Deutschland vor ein Problem)。原文表達了對德國不能出口垃圾的擔憂,但並沒有描述垃圾大量堆積的現象。

事實上,中國的垃圾進口禁令還沒有在德國引發「垃圾圍城」的亂象。德國聯邦供應鏈協會(BDE)主席彼得˙庫爾特(Peter Kurth)表示:「德國垃圾回收場地還沒有堆滿。」不過禁令還是各大主流媒體和相關行業的關注。《法蘭克福匯報》(FAZ)在1月5日的一則報道中用醒目的標題驚呼「德國將沉沒在塑料廢物中」,警告垃圾市場變化的危害。德國聯邦再生材料和廢品處理協會(BVSE)在接受該報采訪時表示,受中國禁令的影響,德國垃圾回收行業的供求關係將受到很大的衝擊,生產型企業將向「綠點」係統和回收行業支付更高的費用來處理產品包裝,德國的塑料回收係統將變得更加昂貴,消費市場也會受到影響。

但大多數德國媒體還是比較淡定和樂觀,《每日鏡報》(Der Tagesspiegel)、《南德意誌報》(Süddeutsche Zeitung)、《焦點周刊》(Focus)都呼籲德國應該將這一突然的變化作為契機,建立更為完善的循環經濟。

德國環境部數據顯示,德國每年向中國出口的垃圾包括廢舊金屬、廢塑料製品、電子垃圾、舊衣服等。德國《時代》周刊(Die Zeit)在線版報道, 德國每年向中國輸送約76萬噸塑料廢物,這些極難處理的低等級混合塑料將成為擺在眼前的難題。此外,德國政府原計劃逐步增加塑料回收比例,目標是到2022年將回收率提高到63%。如果不能消化掉過去出口到中國的垃圾,想要實現提高回收率的長遠目標就不可能。

德國國內首先出現的聲音是為廢舊塑料重新找到一個新的替代市場,比如印度、印度尼西亞、越南和馬來西亞等國家。這種觀點一出現就遭到了德國聯邦再生材料和廢品處理協會的批評。該協會認為,這種做法隻是把問題推後,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由於中國的退出,塑料垃圾市場已經從賣方市場轉變為到買方市場,今後出口塑料垃圾將會變得越來越不經濟,塑料垃圾市場必須轉型。

另一種聲音提議對這些難處理的垃圾進行焚燒或者填埋。環保組織非常反對這個方案,擔憂這種搞法會對環境造成污染。無論焚燒還是填埋都會降低廢品的回收率,但2019年將生效的新的《包裝法》將提高廢品回收配額。在這樣的壓力下,焚燒或者填埋似乎不會是一個理想的選擇。

更多德國專家認為,中國的決定將迫使德國採取一些積極措施。供職於聯邦環境保護局(Umweltbundesamt)的哈根納(Evelyn Hagenah)博士說:「從環保的角度來看,對中國的出口條件惡化是件好事,因為可以因此促進德國的垃圾分揀和廢物再利用。」由於供求關係的改變,過去沒有經濟效益的廢品回收更具有競爭力。

不過,目前一切還沒有定論,如何達成長期綠色目標,如何應對中國垃圾進口禁令帶來的短期危機,德國還沒有出台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案。眼下許多德國回收企業隻是將倉庫封存起來。但不可否認的是,垃圾將會不斷堆積,直到沒有地方可以放置它們。

對此,歐盟首先坐不住了。1月10日,德國籍的歐盟委員會預算委員京特•厄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在布魯塞爾對媒體表示,歐盟委員會擬對塑料包裝征稅,以減少環境污染和增加歐盟預算收入。厄廷格表示,由於中國推出禁止「洋垃圾」入境的相關舉措,歐盟的塑料垃圾出口受到影響,因此歐盟希望通過征稅來減少塑料包裝的使用。

過去,歐美的製造商常常生產出不易回收或者對環境有害的產品,然後把責任推給回收企業,回收企業又找政府要錢,最後所有消費者為這些產品買單,而承擔環境污染風險的則是發展中國家的居民。這次中國對「洋垃圾」說不,等於是垃圾供應鏈上的最後一環關上了大門,這將阻擋垃圾的向下流動,倒逼製造商從自身那裏也就是從源頭上找問題。這次,歐盟的「垃圾稅」終於把注意力放到了垃圾的生產環節,意在降低塑料包裝使用,推動生產質量更好的可回收產品。設在布魯塞爾的歐洲回收行業聯盟(European Recycling Industries』 Confederation)秘書長伊曼紐爾•卡特拉基斯(Emmanuel Katrakis)就表示,歐洲過去過於關注收集塑料垃圾並把它們運出去,但對鼓勵製造商用它們生產新產品的關注不夠。

除了生產環節,回收環節更是垃圾產業的重點。垃圾回收一直都不單純是一個技術問題,而更多是一個經濟問題。包括德國在內的西方發到國家,早就具備比中國等發展中國家更有效更成熟的處理技術,但是由於成本因素,發達國家並不急於減少或者消滅垃圾,而是想着如何以最低的價格把自己的麻煩轉嫁到別人頭上。

從全世界的「垃圾工廠」到逐步建立起自主的垃圾處理體係,中國人走過了一段艱辛的環保旅程。中國的變化應該給發達國家政府敲響警鍾,提醒它們改變過去推卸責任的態度,停止向海外輸送垃圾。中國的經驗也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借鑒,越來越多的中國環保企業開始走出去,把垃圾回收技術推廣到更多的國家。


本文來源:http://huanbao.bjx.com.cn/news/20180118/874931.shtml

本文固定地址: http://www.tattoo-kingdom.com/72309.html
轉載請註明:Colorfully 2018-05-21 06:09:28 于 Liberty-熱點資訊 发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