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加拿大礦業投資商機:繞不過去的原住民

加拿大礦業投資商機:繞不過去的原住民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每個國家都有特殊國情或敏感地帶。外來投資者如果不深入了解,掌握這些特殊國情或敏感地帶,很容易陷入無休止的法律紛爭,輕則傷筋動骨,重則血本無歸。具體到加拿大,原住民應該是最特殊和敏感的一個群體,任何外來企業投資,尤其礦產企業投資,一般都繞不開原住民。而在大多數投資者看來,原住民是最不容易打交道的,也是最令人頭疼的。如何與原住民協商合作,乃是加拿大礦產企業的第一等難題。

長期從事礦業管理的李世林先生,曾擔任加拿大埃爾拉多黃金公司中國區總裁、賽爾溫馳宏礦業公司行政總裁,對於如何與加拿大原住民友好協商、和平共處,擁有豐富的實戰經驗。他在「加拿大礦業投資沙龍」上,分享了自己對原住民的獨特看法。

加拿大礦業沙龍現場

首先,原住民是礦產開發絕對繞不過去的。李世林先生介紹說,有外來投資者認為自己的採礦點與原住民距離很遠,想盡力避開原住民,以便節省不必要的精力和麻煩,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在加拿大,開發礦石、油氣、森林等自然資源都繞不過原住民。2014年,加拿大最高法院明確判決,凡涉及原住民傳統土地的開發計劃,必須徵得原住民同意。

2014年以前,加拿大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權,一直是個懸而未決的問題。20世紀90年代初期,卑詩省Tsilhqot'in部落反對林業開發,並向當地法庭提出上訴。訴訟反覆,長達十幾年。2014年5月,加拿大最高法院做出裁決,宣佈原住民只要能夠證明持續在某一土地居住,並且是該土地唯一居民,就能擁有該土地所有權。

根據Tsilhqot'in判決,政府或能源公司在原住民土地從事開發,必須通過溝通、補償或談判獲得原住民許可,否則原住民有權阻止任何在所屬土地上的開發活動。原住民部落在加拿大境內星羅棋佈,遍及各個角落,這意味着絕大多數資源開發,都必須與原住民進行協商,徵得他們的允許。

其次,原住民是講規則、講人情、講道理的。李世林先生擔任行政總裁期間,長期與原住民打交道,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他介紹說,原住民「不會堵路、挖管道、割電線,不會任意侵佔或侵犯他人財產,相比於其他國家的很多老百姓,更守規矩」,「原住民遇到問題,一般有兩種解決辦法,一是談判,二是到法庭去控告。」原住民這種特點,其實非常符合工業管理專家的思維。工業管理專家喜歡按規則辦事,最擔心的就是別人「不按套路出牌」。

原賽爾溫馳宏礦業公司CEO李世林先生

在李世林先生眼中,原住民其實是一個社區問題。在中國,企業解決與周邊社區的矛盾,主要有三種方式,第一種是邀請政府介入,第二種是僱傭社會力量交涉,第三種是與社區進行談判、共同協商,走可持續發展之路。外資企業在中國,多採用第三種解決方案。加拿大社會權力結構不同,不能簡單地照搬中國企業解決問題的方式,但是如果企業操作得當,將第三種「可持續發展模式」活學活用,又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加拿大企業、政府和原住民之間,是一種特殊的權力結構關係,李世林先生稱之為「內平等的三者制約關係」。在這個權力結構中,政府不能逼迫企業或者原住民做什麼,不做什麼;原住民不能為所欲為,暴力抗議企業或政府;企業當然更不能耍奸使壞,損害政府或原住民利益。有些社區和議題可能還有媒體與非政府組織介入。所以,從權力結構來說,政府、原住民和企業是相互平等的,沒有任何一種力量能夠成為「老大」。

企業如果遵循內平等的相互制約原則,並充分了解原住民的人情和特點,完全能夠實現共同開發、可持續性發展。李世林先生強調,加拿大原住民與西人或其他民族既一樣,又不一樣。一樣的是,他們講人情、講道理,不一樣的是,他們較少功利性,不像西人那樣,完全以利益為驅動,秉持僵硬的底線,信奉「利益交換」原則;也不像其他民族那樣利慾薰心,為了經濟利益不擇手段。

不過,原住民內部是一個民主選舉授權體制,酋長的個人意志、認知、威信與原住民民眾意見分散、多元和個別執拗之間的相互影響,是談判時特別需要注意的。

最後,中國人與原住民打交道有優勢。在加拿大,無論本土企業還是外資企業,都對原住民問題深感棘手。如何與原住民部落構建良性互動關係,是加拿大相關企業共同面臨的挑戰。不過,在李世林先生看來,相較於西人,華人與原住民打交道更有優勢。

眾所周知,歷史上西人對北美原住民的殖民戰爭,給原住民造成了無法估量的傷害。儘管加拿大政府極力彌補,從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向原住民進行政策傾斜,但是時至今日,歷史的傷口仍然不能癒合,原住民對西人存在天然不信任和牴觸。同時,西人奉行「商業利益交換」模式,缺少人情溝通,非常生硬。華人與原住民之間既有沒有歷史包袱,又信守「人情+利益交換」文化,更容易被原住民接納。

李世林先生表示,他代表企業與原住民進行協商時,遵循的就是人情加利益交換、追求共同發展模式。對於原住民合理的經濟要求,公司不僅答應,而且還往往加倍給予;對於他們不合理的經濟要求,公司則堅決拒絕。久而久之,原住民意識到,這個公司是講人情、講道理的,既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又能夠顧及他們的合理利益。交往幾次以後,雙方就會形成良好互信,走上相互支持、相互依賴之路。

加拿大原住民首領 圖片來源:RCI

原住民大都性情直爽,一旦認可或信任他人,就不會錙銖計較。李世林先生講了一個例子。有一次,他們公司與某原住民部落進行談判,按照以往的行業慣例,有些談判內容非常棘手。為了爭取談判成功,李世林先生與團隊成員精心準備,設計了多套應急預案。談判開始不久,李世林先生徵得對方同意,準備出外抽一顆煙,同時熱情邀請對方嘗試一下中國煙的味道。對方稍作猶豫後,接受了邀請。

令李世林先生沒想到的是,有了「抽煙」這個引子,雙方在屋外談得異常投機,瞬間成為了好朋友。回到談判桌上,原住民首領不再糾纏細節,完全接受了李世林先生擬定的談判方案。原住民就是這樣,企業代表如果方式不當,他們會將細枝末節當作「大事」來談;如果方式得當,他們可能根本不看細節,爽快簽約。

當然,李世林先生提醒說,任何模式或套路使用過頭,都會弄巧成拙。原住民確實講人情,可是如果企業代表故意設計一套「人情」,利益色彩太明顯或設計某種「陷阱」,都有可能適得其反,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總起來說,作為外資公司,與加拿大原住民打交道確實不容易。能夠與原住民形成良性互動的外資公司,仍然屬於少數。但是,從李世林先生的管理經驗來看,只要理解原住民的規則和人情,尊重他們的利益和訴求,也不是克服不了這個難題。

(界面特約撰稿人胡樂發自北美,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2012906.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tattoo-kingdom.com/97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