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區塊鏈「搶人」大戰:外部高薪挖人 員工「坐地起價」

區塊鏈「搶人」大戰:外部高薪挖人 員工「坐地起價」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記者:嚴凱 編輯:米娜

什麼是區塊鏈?這個在網上「紅得發紫」的詞,卻鮮少有人能用一句話將它說清楚。

在IFOODCHAIN創始人、董事長卡隆看來,中國真正懂區塊鏈開發的人不超過3000個。他們都分佈在各大公司里,很多乾脆自己去發幣。數字貨幣垂直媒體《幣世界》合伙人馮軍則稱,中國能真正看懂比特幣原始代碼的人不超過200個。

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止區塊鏈一夜爆紅的腳步。

剛剛過去的狗年春節,天使投資人徐小平在微信內部群鼓勵擁抱區塊鏈革命,眾多明星和投資人在「3點鐘無眠區塊鏈群」開展的觀點大討論,使得區塊鏈紅透了整個春節。隨後,朱嘯虎與陳偉星在網上圍繞區塊鏈孰是孰非的「互懟」,又將區塊鏈之爭變成了一場全民參與的論戰。

區塊鏈技術早已存在多年,原本一直默默無聞,只因中本聰運用該技術成功地開發出了比特幣,而比特幣在2017年從年初的不到1000美元,到年底時飆升至2萬美元,20倍漲幅的巨大財富效應吸引着無數人趨之若鶩。而用於開發比特幣的區塊鏈技術也在一夜之間讓世人為之矚目。

區塊鏈「搶人」大戰:外部高薪挖人員工「坐地起價」

如今,財富效應正吸引着國內一大批創業者、投資人加入,如騰訊、阿里、小米、蘇寧等大公司也紛紛加入到區塊鏈掘金的大本營中來,一場區塊鏈人才的爭奪大戰已經打響。

AAA Chain創始人、CEO劉松稱,即便在美國矽谷,區塊鏈方面的人才,無論是技術、產品,還是運營人才都比較稀缺。「能夠從事區塊鏈技術開發的不多,而有成熟穩定產品上線運營的,更是屈指可數。」劉松稱,在美國矽谷,區塊鏈方面的人才的年薪大概在25萬美元或以上。「國內的會便宜一些,但相比其他行業,也是高的離譜。」

在他看來,區塊鏈人才緊缺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大量的區塊鏈項目募集了巨額資金,這些項目在產品落地的時候需要技術人才,而作為一項新的技術,現成的人才非常少。

「區塊鏈對人才的要求遠高於人工智能等行業,它是一項綜合要求,既要求你懂Java、C++、GO等,也要求懂密碼學。」卡隆說。

不過,相比較馮軍而言,卡隆或許幸運得多。他已經擁有了相對成熟的技術開發團隊,專注於區塊鏈技術開發的人才有6人。

早在2015年底,曾經在公關行業摸爬滾打的卡隆意外地進入到了區塊鏈這個領域。他認為這個技術很適合應用在食品行業。「從溯源開始入手,因為數據不可篡改,區塊鏈技術能夠促進食品安全。」卡隆說。

此後,他想方設法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合伙人,創建了根源鏈。這是國內首個採用區塊鏈進行食品安全溯源的農業區塊鏈應用。

從食品安全溯源的社會痛點切入,「根源鏈」旨在通過區塊鏈技術尋根溯源,建立一個公眾信任的商品真偽辨識系統和價值實現平台。

但缺乏合適的區塊鏈開發人才成為卡隆不得不面對的最大難題。從2015年底開始,他從北郵等高校招聘,開始着力培養區塊鏈技術開發人才。

與劉松的情況類似,騰訊的區塊鏈團隊也主要靠自己培養。早在2015年底騰訊就着手打造了區塊鏈研發團隊,並搭建了一個區塊鏈的基礎架構平台——區塊鏈即服務(BaaS平台)。

在今年的「兩會」上,馬化騰發表了自己對於區塊鏈的看法:「區塊鏈是一個好的技術,但還處在發展的早期,需要建立有效的應用模式,騰訊也在積極探索區塊鏈在各個場景中的應用。」

騰訊區塊鏈業務總經理蔡弋戈則認為,現在的區塊鏈和當年的流動網絡一樣,新的技術革命來臨時總會面臨着人才緊缺的狀況。

「當年流動網絡到來時也一樣,你要招做安卓系統、iOS的很難,只能自己培養,讓那些做C++開發的人轉去學習安卓和iOS開發。」蔡弋戈說。

在接手區塊鏈業務之前,蔡弋戈也主要靠自己學習。據蔡弋戈透露,騰訊區塊鏈研發團隊成員大都是從內部轉化過來的。

如今,騰訊用區塊鏈技術開發的應用場景,已經在微黃金、供應鏈金融、電子存證、公益尋人等項目上進行了落地。

對劉松來說,組建團隊的過程更加艱辛。他不得不從互聯網行業高薪挖人,然後從0開始培訓區塊鏈相關知識,親自手把手去培養。目前,AAAChain擁有研發團隊12人,其中核心技術開發者3人。

區塊鏈的火爆也讓那些真正懂區塊鏈技術開發的工程師成為了「緊俏貨」。他們往往身兼多職,在多個項目和多個團隊中擔任「顧問」角色。

「這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顧問的參與程度不同,有的只是掛名,有的卻深度參與。」劉松說。在他的團隊中,就有這樣的技術顧問,後者不僅會聯合開發,還會進行技術資源共享。

在IFOODCHAIN的團隊成員中,除了創始人卡隆之外所有的成員,即便是CEO,在前面都會被冠以「顧問」這樣的頭銜。這些「顧問」除了參與該項目,往往都有着另一重身份。

「你家住在房山,你願意每天跑那麼遠來這上班?」3月14日,在北京望京中輕大廈B棟馮軍的辦公室內,HR疑惑地問一位面試者。

「願意,我自己開車。」面試者堅定地回答說。從房山到望京,相距50多公里,不堵車的情況下,也得一個多小時車程。HR很擔心這會成為這位面試者將來入職工作的一大障礙。但高薪的誘惑顯然高於每天穿城而過的奔波。

同一時間,另一名HR給馮軍塞過來一份簡歷,他下意識地接了過來,掃了一眼,然後推開門,走進一間會議室,一位年輕的女孩正在那裏焦急地等待面試。

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幾個月來,類似的面試,馮軍每天都要進行十幾次,這佔據了他大部分時間。

馮軍是去年9月從騰訊財經辭職之後,便投入到了「幣圈」的滾滾創業潮中。

半年內,公司從無到有,已擁有50多名員工。但這樣的速度仍然遠遠趕不上行業的發展,而制約公司發展的,恰恰是人才,或者說人。

不過,讓馮軍十分氣餒的是,面試的成功率1%都不到。「有時候一天下來,一個合適的都沒有。」馮軍說。面試不成功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說「獅子大開口」。短短兩個小時內,面試者絡繹不絕,他們中大部分其實對區塊鏈並不了解。

但事實上,自從去年9月份成立以來,馮軍和其他幾位合伙人一直在為招人而困擾。創業之前,馮軍向幾乎所有認識的前同行拋出了橄欖枝,都被婉拒。

「我把身邊的朋友叫了個遍,沒有一個願意來的。」馮軍無奈地說。相比較技術人才招聘,馮軍負責的內容板塊招人反倒最難。馮軍後來總結說,那些資深媒體人要麼不願意冒險,要麼自己去做區塊鏈自媒體了。

儘管招人很難,但公司依然希望在今年能夠將人員規模儘快擴大一倍,以跟上數字貨幣行業的發展速度。

來自招聘網站的數據或許更能說明區塊鏈人才市場的火爆程度。

拉勾網稱,早在2014~2015年,已有公司關注區塊鏈的相關動向,但對區塊鏈需求的集中爆發則是在2017年11月。

拉勾網提供的數據顯示,投遞量Top30的公司中,既有諸如牛鏈科技、夸克鏈這樣的創業公司,亦有網信、小米、騰訊這樣的巨頭,還包括36氪這樣的科技媒體平台。

BOSS直聘發佈的《2018旺季人才趨勢報告》則顯示,2018年1~2月,發佈區塊鏈相關崗位的公司數量同比增長4.6倍,人才供應量同比增加235%,增速雖高於其他互聯網職位,但存量仍遠低於實際需求。

來源:《中國企業家》根據Boss直聘資料整理

按照職位類別劃分,技術類的區塊鏈相關崗位佔73.7%,運營類佔8.4%,產品類佔7.5%,其他崗位(行業分析師、市場推廣、記者等)佔10%。

面對區塊鏈的火爆,像劉曉(化名)這樣的理性者並不多。劉曉供職於一家券商,職位是新三板分析師。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他發現很多從事新三板研究的同行紛紛轉向區塊鏈研究。一些曾經專注於新三板的媒體也紛紛轉向了區塊鏈。

「我認識的一個朋友,現在就去做區塊鏈項目了,並且已經ICO了;另一個機構投資者則去香港做了一個區塊鏈項目。」劉曉說。但他認為,區塊鏈大火背後是國人逐利的邏輯。

「對於企業而言,一方面要快速招攬這樣的專業人才,另一方面,也要有意識地培養和儲備更多人才。」拉勾網稱。

不過,不論是劉松,還是卡隆,甚至是騰訊,在培養區塊鏈人才的同時,都面臨着另一個更頭疼的現實——人才流失。

像劉松和卡隆這樣擁有成熟區塊鏈技術開發人才的公司,很容易被諸如騰訊、阿里這樣的大公司盯上。在高薪的誘惑面前,人性往往經不住金錢的考驗。

拉勾網的數據顯示,目前,在拉勾網平台,有1000個區塊鏈的崗位正在開放,區塊鏈相關招聘職位的平均月薪為3.4萬元。

拉勾網的一則「2018區塊鏈高薪清單」中,騰訊招聘區塊鏈開發工程師的月薪是2萬~4萬,小米招聘區塊鏈專家的月薪為3萬~6萬,蘇寧為區塊鏈資深開發人才開出了5萬~10萬的薪資。

讓劉松更生氣的是,在面對外面的「誘惑」時,有些員工往往會「坐地起價」,如果說國內起價的標準在30萬元到50萬元,那麼開價往往比正常水平高出50%,甚至100%。「我要不是CEO,我就自己動手寫代碼了,實在是對坐地起價很來氣。」劉鬆氣憤地說。

除了高薪,這些區塊鏈技術人才往往還會有額外的要求,那就是拿項目token。在這方面,卡隆就曾吃過虧。由於沒有ICO,經苦心培養起來的技術人員經不住誘惑,跳槽去了其他公司,或者乾脆去發幣。

所謂的ICO就是「首次發行代幣」,和IPO(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相似。不同的是,IPO發行的是股票,ICO發行的是代幣,也就是加密的數字貨幣。投資者用真正的貨幣去購買股票,而用來購買代幣的卻是比特幣、以太幣等數字貨幣,還有一些甚至是空氣幣。儘管央行早已宣佈ICO為非法集資,且對各種ICO融資平台進行清查,要求清退已融資項目,但ICO仍然屢禁不止。

2013年6月,萬事達幣(MSC)發起了眾籌,共募集5000個比特幣,這被認為是全球最早的ICO項目。而全球最有名也最成功的ICO項目,是以太坊。

2013年年末,以太坊創始人發佈了以太坊初版白皮書,2014年7月份開始發售,共發行7200萬以太幣。截至目前,以太坊已經成為區塊鏈2.0的代表,也成為市值僅次於比特幣的第二大數字加密貨幣。

在卡隆看來,ICO火爆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16年12月份到2017年的8月份;第二個階段是去年10月到今年1月份。

期間,不斷有幣圈大佬找到卡隆,希望幫着發幣。「有好幾個在我這裏呆了好幾天,每天都來跟我談。」卡隆說。

不過,由於種種原因,卡隆均抵擋住了誘惑,沒有發幣。當然,錯過了兩次發幣機會,讓他感到頗為後悔,也讓他嘗到了「苦澀」。

由於沒有ICO,卡隆的區塊鏈研發團隊成員被挖走了三四個,他們要麼被更大的公司以更高的薪水挖走,或者轉去了混「幣圈」。

如今,區塊鏈的火爆也促使國內的一些高校開始關注區塊鏈研究。

2017年8月,「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北京阿爾山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區塊鏈技術聯合研究中心」成立。「今年至少會有一兩百所高校開設區塊鏈課程。」卡隆稱。

來源:中國企業家

原標題:區塊鏈「搶人」大戰,外部高薪挖人,員工「坐地起價」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2013615.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tattoo-kingdom.com/97937.html